专写文字,图片在副主页——【郄谖】上

关于

蝴蝶效应观后杂谈

情节惊险起伏,节奏把握得很好,故事结构紧凑,逻辑也算严密。

不过逻辑上的漏洞也是显而易见——外祖母悖论。

埃文的母亲应该很绝望,老公和儿子都有异于常人但是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大祸的能力;更绝望的应该是凯勒,因为她有一个有着恋童癖的心理变态的老爹,一个内心阴暗而且很姐控的弟弟,还有一个老是坑自己的青梅竹马:尤其是在这个青梅竹马也很绝望的情况之下。


最后主角用脐带勒死了自己的结局,怎么说呢,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我们的生活正是由无数的错误组成的,埃文想要回到过去弥补错误,结果还是在那么多的错误中自杀了,看到百科上说埃文是完美主义者,仔细想想还真没错。

最后就是——我一直以为凯勒她在有一个...

名字

少年不记得自己是在什么时候见到那个男人的。

他好像遗失了很多东西。

很重要的东西。

-你是谁?

-叫我钦就好。

-我是谁?

-轩。

-为什么?

-那是你存在的证据,不是吗?

-我,存在的证据?

-对,你只需要和我在一起就够了。

-……

-我会帮你找回遗失的东西。

-你……都知道?

-对,和我在一起吧。

-……好。

斤斤计较

男人慢条斯理地喝着刚做好的茶叶泡出的茶,热气蒸腾,然后消散。
少年的脸色却有些阴沉和忧郁。
男人先行开口,打破了这沉默的气氛。
—他们的确过分了。
少年只是低着头,过了好一会儿,才闷闷地应了一句。
—嗯。
男人的眼中闪过精明和危险的光。
—想怎么做?
少年却还是闷闷不乐的。
—不想怎么做。
男人冷笑了一声。
—呵,这些人还真是愚蠢到家了。
少年很少听到男人直接评判别人,有些疑惑,但并没有出声询问。
—……
男人看了少年一眼,嘴边还是抿着温文尔雅的笑容。
—就算要讲闲话也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啊。
—……
—至少不要让我这样斤斤计较的人听见啊。
少年过了好一会儿,又问了一句,说完带着些忐忑与茫然。
—我是不是太敏感了?
—是,或不是,又怎样...

制茶

少年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地走着。
—我们这是要去哪?
—做茶的地方。
设备看来是最近新换的,绿色的漆还没掉,房子很老旧,横梁用三脚架支撑着,脚下是有些坑坑洼洼的土地。
—还有一段时间呢。
几个工人向他打了个招呼,随后又转头忙着手上的事。
—为什么来这?
—带你看看我的过去。
—你的过去?
—对。上次我还是跟着我父亲来这儿的。
—你想念那时的生活吗?
—你说呢?
他眯起眼睛,浅浅地笑了一下,不知为何而笑,然后接着说。
—可能有吧。只是……
他没有接着说。
只是……再也回不去了啊。

再见,再见。

他站在木桥上,下面是湍急的河流。

他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少年,少年眉目依旧,他却身心俱疲。

再见。

他纵身一跃投入河中,这次是真的再见了。

想要的东西?

他蹲在客厅的地上,环抱住自己的双膝,眼底一片灰暗,心中门窗大开,冷风呼啸着进来又出去。桌面上空荡荡的,橱柜上的东西也整整齐齐,外面的雨还在下,淅淅沥沥的。

他喃喃自语。

——你,到底想要什么啊?

1/2

© 浅井枫真 | Powered by LOFTER